何士青:国家统一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何士青
何士青:国家统一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导读]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深入持久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意见》指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国家统一之基、民主团结之本、精神力量之魂。”

文/何士青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深入持久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意见》指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国家统一之基、民主团结之本、精神力量之魂。”国家统一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前提与结果、目的与手段的关系,国家统一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价值目标,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国家统一的思想根基。

一、国家与民族的不解之缘

国家是一定地域内的人群所形成的抽象的共同体,并且因其是抽象的,所以必须有具体的实体因素去表现它、象征它,这些实体要素包括土地、人、国家机关体系。人是聚族而居的,人的族群性决定了国家与民族唇齿相依。人类历史上最早出现的族群是以血缘为纽带的氏族。人口的不断繁殖使得氏族的一部分人向外开拓新的生存空间,产生新的氏族。新老氏族结合在一起构成部落,部落因具有共同祖先、共同语言、共同文化、共同历史传统而具有民族的性质。“随着社会生产的发展和人口的增加,氏族部落的不断迁徙和相互交往的扩大,各个部落之间在某些时候、某些地方形成相反的利益,而在另一些时候和另一些地方又形成相同的利益,由此引起了各个部落的分化和组合、战争和联盟,逐渐形成为不同的民族。”(郭沫若《中国史稿》第一册,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第112页)。民族的形成不仅意味着人口数量的增长、地域范围的扩大,而且意味着社会事务的纷繁复杂。过去依靠酋长权威和社会习俗调整社会社会关系的方式不能适应新的形势,暴力机关进行统一管理的国家管理方式应运而生。可见,国家与民族有着不解之缘,“国家和民族之间具有相互构建、相互认同的性质”。(马俊毅:《国家建构与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建设——基于统一多民族国家建构中国话语的理论分析》,《中央民族大学学报》2019年第5期)。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族共同体相统一

中华民族源远流长,中国境内各民族间联系纽带的强化而形成和发展为一个在语言、经济、文化等方面具有的共同体。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尤其是近代以来,在抗击西方列强入侵的斗争中,各族人民更增进了政治、经济、文化上的整体意识,到20世纪初,中华民族成为包括中国境内诸民族的共同称谓。梁启超写到:“凡遇一他族而立即有‘我中国人’之一观念浮于脑际者,此人即为中华民族一员也。”(梁启超:《中国历史上民族之研究》,《饮冰室合集》专集之四十二,中华书局年1989年版,第1页)。中国境内各民族共同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共同缔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由华夏族演衍而来的汉族和55个少数民族构成的中华民族是当代中国的民族主体。可见,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族共同体具有同构性质,两者相互依赖、相互促进,统一的国家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生存之所、发展之基。中华民族共同体由56个民族组成,从而它具有统一性和多元性特征,这一特征决定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对于国家统一的必要性、重要性。

三、以维护国家统一为目的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国家统一是一个宪法概念,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它的核心内容,当代中国的历部宪法都对“统一的多民族的国家”作出了规定。在新时代,维护国家统一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必然要求,也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义务。依据国家统一的核心内容,在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时尤其需要重视两个方面。一是在内政外交上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反分裂国家法》第2条向全世界宣告:“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国是中华民族的中国,而中华民族是56个民族构成的民族共同体。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提供思想保障。一个具有牢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人,不论其所属民族的性质,不论其身在何处,都会自觉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反对分裂国家行为。二是各地方服从中央统一领导。当代中国在国家结构形式上实行单一制,在行政区划上存在着省(自治区、直辖市、特别行政区)、县(自治县、县级市)、乡(民族乡、镇)三个层级,在有自治州和中心城市管县(地级市)的情况下则为四级。同时,为了实现民族平等与团结,宪法构建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为了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宪法构建规定了特别行政区制度。虽然民族自治地方和特别行政权享有地方自治权,但地方自治权不含脱离国家而独立的权利,地方自治以国家统一、领土完整为前提。所有地方行政单位都是统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部分,铸牢民族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就是要地方国家机关树立大局意识、整体意识,维护中央权威,服从中央统一领导。

四、通过良法之治迈向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的前提。”《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这一论断揭示了良法对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意义。在新时代,新的社会基本矛盾和新的社会发展理念对国家民族工作提出了许多新要求,要求运用良法之治协调中央和地方的关系、统筹各民族力量、平衡各民族利益、调节各民族关系、凝目各民族人心、激发各民族创新活力,使各民族在深刻的社会变革中既生机勃勃又井然有序,推动五个文明协调发展。因此,必须为坚持立法先行,抓住提高民族法质量为关键和核心,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提供良好的法律依据和有力的制度保障。首先,民族立法从民族关系的实际出发,反映民族关系的发展规律,立足于已经形成的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并致力于使这样的民族关系继续加强。其次,民族立法坚持平等、自由、人权、正义等原则,以法律形式确认各民族共同奋斗的成果,赋予各民族主体地位,规定各民族一律平等,保障各少数民族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特别行政区自治,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反对大民族主义和地方民族主义。再次,民族立法秉持法制统一原则,构筑维护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法律体系。《民族区域自治法》、《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反分裂国家法》等法律将宪法关于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的原则规定具体化,推动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通过宪法和相关法律的宣传教育与贯彻施行而培育和增强。此外,“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足以自行”(《孟子·离娄上》)。良法只有在实际中得到切实施行,才能发挥其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功能和作用。这就要求行政机关严格执法,司法机关公正司法,坚持法律平等原则,防止选择性执法与差别化司法。同时,通过法治宣传教育,提高人们的法治思维水平,培养人民的法律信仰,是法治思维和法律信仰转化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思想伟力。

(作者为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