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首虎沈培平获刑12年 落马后曾检举其他官员

来源: 新京报 
云南首虎沈培平获刑12年 落马后曾检举其他官员

[导读]近一年多来,云南多名官员被查,包括曾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云南省委书记的白恩培,曾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的仇和,曾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的张田欣等。

昨日,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在法庭上。当日,北京市一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沈培平有期徒刑12年。新华社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供)

昨日,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在法庭上。当日,北京市一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沈培平有期徒刑12年。新华社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供)

作为中央打虎后云南首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昨日上午,曾任该省副省长的沈培平因受贿罪被一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据了解,沈培平收受的贿赂大部分不是钱,而是普洱和玉器,其中约有1000万元是高档普洱,更是不乏单盒价值百万元的天价普洱。宣判后,沈培平当庭表示不上诉。新京报记者 王巍

被指控受贿折合1600余万元

据公开资料显示,1962年出生的沈培平是云南施甸人,2013年1月27日当选云南省副省长。

2014年3月9日,沈培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此后,沈培平被免职、开除党籍。今年2月26日,沈培平涉嫌受贿一案,被北京市一中院立案受理。

北京市一中院经审理查明:2000年至2012年,沈培平利用担任云南省腾冲县委书记、原思茅市人民政府市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腾冲县恒益矿产品经贸有限责任公司、云南思茅山水铜业有限公司、思茅市山河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等单位,在兼并腾冲县富华实业公司、销售铁矿石、协调运输超载问题、开发大平掌铜矿项目、矿区群体性事件处置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上述公司法定代表人(或股东)段治葵、毕胜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615万元。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沈培平收受的贿赂大部分不是钱,而是普洱和玉器,其中约有1000万元是高档普洱,更是不乏单盒价值百万元的天价普洱,以至于他落马后,人称“雅贿”副省长。

被判12年当庭表示不上诉

此前,今年8月,该案在一中院开庭审理。在最后陈述时,沈培平当庭忏悔,称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出了问题,没有守住底线。

昨日上午9时,沈培平被带入法庭。其身着白色衬衫,外罩黑色西服外套,着装几乎与庭审时一模一样。

法院认为,沈培平的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归案后,沈培平能够如实供述其所犯罪行,认罪悔罪,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其主动向办案机关提供侦破其他重大案件的重要线索,查证属实,有重大立功表现,但鉴于其在接受审查之前有毁灭罪证的行为,且受贿赃款、赃物未全部退缴,对其重大立功表现,依法不予减轻处罚,但可从轻处罚。

最终,法庭认定沈培平犯受贿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万元;在案扣押的房产变现后折抵赃款上缴国库,不足部分继续追缴。

沈培平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据旁听人员透露,沈培平的精神状态不错,对判决结果表示满意。

链接

为官24年落马后检举其他线索

沈培平从基层一步步升至副省长,根植云南官场24年,与该省官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在归案后,沈培平曾经有检举和揭发的表现,辩护人也以此作为对沈培平罪轻辩护的依据,但沈培平的检举揭发具体涉及哪名官员,目前尚不得而知。

不过,记者梳理发现,近一年多来,云南多名官员被查,包括曾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云南省委书记的白恩培,曾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的仇和,曾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的张田欣等。

2015年5月,据云南省纪委消息:经云南省委批准,临沧市委书记李小平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值得注意的是,在李小平调任普洱市前的2009年12月,沈培平由思茅市市长调任普洱市委书记,至2013年2月,沈培平升任云南省副省长,不再担任普洱市委书记,李小平也调任临沧市委书记,两人曾在普洱市搭档三年之久。

另据报道,沈培平是曾任云南省副省长的孔垂柱的秘书,1996年10月被调任保山地委副秘书长,直至1998年1月。此后,在孔垂柱的提拔下,赴保山地区腾冲县任县委书记一把手。沈培平落马后,2014年5月9日,时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孔垂柱提出辞呈并获得通过,7月12日,孔垂柱去世。而除了沈培平,孔垂柱的另外两名秘书也双双落马,被判刑。

延展

“刑九”实施后法院量刑不再“唯数论”

专家分析称,根据《刑九》立法精神,法院量刑更强调有没有立功等综合因素考量

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11月《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后接受审判的问题官员中,除了北京交管局原局长宋建国,其他官员的刑期几乎都在15年以下。像此次沈培平被认定受贿1600余万元,获刑12年。

而在2005年,北京市交通局原副局长、首发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毕玉玺被法院认定受贿、私分国有资产1304万余元,最终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国家体育总局拳击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原副主任赵磊涉贿案,北京高院的终审判决更是明确了与《刑法修正案(九)》的关联。

赵磊被指控利用职务便利,为河南省跆拳道项目提供帮助,并接受对方贿赂款30万元,一审获刑10年。赵磊不服上诉,2015年11月,北京高院终审判处赵磊有期徒刑3年。

北京高院认为,一审法院根据赵磊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所作的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正确,审判程序合法。鉴于在审理期间《刑法修正案(九)》公布实施,根据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并结合本案的具体情节,最终以受贿罪判处赵磊有期徒刑3年。

专家表示,在刑九实施之前的司法审判里,法院裁量问题官员的刑期,一般会将数额作为主要的判罚依据,贪得越多,刑期越重。学界通常称之为“唯数论”。

而根据《刑九》的立法精神,在司法实践中,法院的裁判从“唯数论”转变为越来越强调数额加上情节的综合因素考量。

官员经济犯罪的数额是司法裁判的重要情节,但在审理受贿案件时,法庭还要考虑当事人有没有索贿、有没有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有没有立功等等因素。

也就是说,判决考量的因素越来越多,越来越客观。

沈培平案件中,他的揭发检举,被法院认定为“重大立功表现”,因此被法院从轻处罚。

责任编辑:李元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