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一风电项目申报久拖不决 发改委称领导不感冒

来源: 人民日报 
唐山一风电项目申报久拖不决 发改委称领导不感冒

[导读]为响应中央关于鼓励发展新能源产业的号召,东丰集团有限公司按照国家发改委1381号文件精神,拟在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投资建设风电开发项目。为使项目尽快落地,计划前期以分布式接入方式先行建立2×2兆瓦样机。

近期,人民日报读者来信版“何时办事不求人”系列报道推出后,读者来信如雪片般飞到编辑部,着实让编辑们忙得不可开交。那么,记者是怎么核实这些读者来信,怎么报道群众来信反映的问题的呢?看完这篇人民日报记者深入调查的报道,你或许有一个直观的了解。

读者来信:

滦南县祥云风力发电有限公司李志仁:

一个风力发电项目遭遇的“事难办”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大力倡导简政放权,简化行政审批。针对群众反映较多的审批“沉疴”,1月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着力规范和改进行政审批行为,治理“审批难”,“不让地方、企业和群众摸不清门、跑累了腿”。滦南县祥云风力发电有限公司办理分布式风电项目核准申报,耗时一年多,至今连材料都递不上去,不只是“跑断腿”,简直让人“摸不着门”。

为响应中央关于鼓励发展新能源产业的号召,东丰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按照国家发改委1381号文件精神,拟在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投资建设风电开发项目。为使项目尽快落地,计划前期以分布式接入方式先行建立2×2兆瓦样机。

2013年7月12日,滦南县人民政府以[2013]67号政府函通知投资方,表示全力支持。此后一年间,公司投入人力、财力、物力完成了实地测风、可行性研究、环保审批、规划、土地等全部项目审批前置文件,并按照电网公司要求投资设立了项目管理公司——滦南县祥云风力发电有限公司。2014年7月3日,滦南县发改局向唐山市发改委出具项目核准请示报告。

项目进展到此,本该很快就可获批。但一年多过去了,我们现在连材料都未递上去。唐山市政务服务中心“一站式”服务大厅的工作人员说,材料齐备完整,但此类事项办事大厅不能接,得找有关职能部门办理。我们到唐山市发改委能源处,工作人员说此类项目要市领导单独批,让我们找找市领导。我们多次找市领导,但市领导不是下乡就是开会,我们根本见不着面。为使项目尽快获批,投资方于2015年9月8日分别致函唐山市委、市政府领导,两个月又过去了,仍未得到回应或答复。我们认为,党的好政策不能只停留在文件上,而要落实在行动上。

记者调查

11月5日,我们收到滦南县祥云风力发电有限公司的来信后,立即与该公司项目承办人李志仁取得联系。第二天,北京迎来入冬后的第一场雪。年过七旬的李志仁带着一摞材料,踏雪来到报社,详述事情原委。“真没想到,昨天给人民日报读者来信版邮箱发了材料,今天你们就约我来谈。如果唐山市的领导能像你们这样为企业着想就好了!”

李志仁向我们介绍了公司在河北唐山市滦南县投资开发风电项目的过程以及如何受阻的情况。他说,“中央鼓励发展新能源产业,并简政放权,将35千伏及以下电压等级电网的风电项目下放到设区市核准。我们的两台共4兆瓦的风电样机手续齐全,但唐山市发改委却以领导不同意为由拒绝核准,致使我们的项目一年多迟迟不能落地。”

为了解到真实情况,我们决定与李志仁一起再赴唐山,全程跟踪采访,看看是否仍像以前一样“碰钉子”。

办事大厅服务窗口:“材料齐全,但我们不能收”

11月10日上午8点半,唐山市政务服务中心刚一上班,我们就来到办事大厅。正对大门的一楼大厅墙上,写着“公开便民,廉政高效”。通往二楼的楼道里,墙上还写着“审批为民”几个大字。

上到二楼,右手第一个柜台就是发改委服务窗口,台面上摆放着“红旗窗口”标牌。滦南祥云公司职工小李拿着材料走到柜台前,把滦南县发改局于2014年7月3日呈报市发改委的文件《关于滦南县祥云风力发电有限公司分布接入风电场4兆瓦风电项目核准的请示》及相关支持文件递交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一边翻看材料,一边听小李说明情况。“你们这材料挺齐全,但我们不能收。”这位工作人员说,“这个项目归能源处管,得让他们处里来人,看看材料能不能收。”

我们感到纳闷儿:这里不是“一站式”服务窗口吗,怎么连材料都不能收?

“我们这儿也就是提供个‘笑脸服务’,收不收材料是相关处室的事儿。”这位工作人员态度挺和气。他拿起柜台上的座机电话给发改委能源处打过去,跟对方说明了情况,然后他手握听筒对小李说:“能源处处长说,你们的风电项目材料不能收。”

见此情景,坐在大厅座椅上的李志仁马上过来拿起电话:“是哪个处长?谢处长吗?我来跟他说说。”听不到电话那头谢处长说什么,只听见电话这头老李说:“是哪位领导不同意,你不能说?我们好不容易又从北京来了,总不能就这样回去吧!要不到你办公室跟你谈谈?你要去开会?那副处长在吗?他也不在?能不能帮我们再想想办法?没办法?唉!”老李无奈放下了电话。

李志仁说,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唐山市递送项目文件了!难道就这样打道回府?我们商量,不管有没有人在,再到发改委能源处去一趟。

唐山市发改委能源处:“领导‘不感冒’,我们也没办法”

我们从唐山市政务服务中心出来,直奔市政府大院,上到7层发改委办公的楼层。老李敲敲能源处一间办公室的门,门没锁,里面有人。

老李开门见山地说:“我们还是为那个项目的事,你看这都拖了一年多了,怎么办呢?”“领导‘不感冒’,我们也没办法。”这位工作人员说,他们核准项目,一看是不是符合国家政策,二是根据领导指示办。“你们的项目符合国家的政策,但原来的市领导定的只搞海上风电,不搞陆地风电。你们这个项目在嘴东经济开发区,属于陆上风电项目,我们也没办法。”

李志仁一再解释,这两个样机是建在荒草地上,只占了两个坟头,都已经补偿过了,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只等发改委核准通过就可以开工建设,希望能源处再跟领导说说。这位工作人员说,“我们跟领导也说不上话,你们找找能跟领导说上话的人。”

今年9月8日,投资方曾就此投资项目落地建设事宜分别致函唐山市几位主要领导。现在两个月过去了,投资方没有得到任何回复。在交谈中得知,市领导收到信后曾向能源处问过有关情况,但未作任何表态。

市政府领导就在这栋楼的3层办公。我们想“碰碰运气”,于是下到3楼。一出电梯,右手一张桌子旁,坐着一男一女两位身穿警察制服的年轻人。显然,这是为领导所在楼层专门设置的岗哨。他们问找谁?老李说找市长。他们说市长没来。老李说:“那就找常务副市长吧!”对方回答:副市长今天也不在。

我们下到办公楼一楼大厅,大门左侧墙上一排硕大的标语“第一发展环境,第一服务窗口,第一廉洁高地”映入眼帘。走近一看,只见“第一服务窗口”一栏写着:推行“三办”(热情办、马上办、办得好)精神,倡导“五一”(一张笑脸、一句问候、一杯热茶、一把椅子、一个明确答复)模式,杜绝“四难”(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作风,实现“三满意”(领导满意、基层满意、人民群众满意)。祥云公司申报风电项目的遭遇,与上述要求颇不相符。

风电项目经办人:“拖着不是办法,总得给个说法”

祥云公司迟迟不能落地的两台风力发电样机坐标点究竟在哪里?我们让老李带我们去实地看看。当日下午,我们从唐山市区出发,途经唐曹高速公路,一个多小时到达地处曹妃甸新区南侧的滦南县嘴东经济开发区边缘地带。嘴东经济开发区位于渤海之滨,这里有较好的风力资源。祥云公司的两台样机以及75兆瓦的滨海大道一侧风电项目、250兆瓦的海上风电场都将在这片区域建设。

车子在开发区内开了半个多小时,一直开到一个离海边不远的偏僻、荒凉的地方停了下来。老李走到距离马路10米左右的荒草地里,指着脚下说:“这里就是我们要建的一台样机的坐标。原来这里有两个坟,公司补偿了两万多元,让渔民将坟迁移了。”他说,另一个样机坐标也在这片坟地里,距离这个坐标点有1000多米。顺着他指的方向,我们看到,一条长满荒草的河坎上,坐落着不少坟头。“除了你们,他们谁也没来现场看过。我就不明白,在这样偏僻荒凉的坟地里建样机为什么不能批?”说起项目搁浅的事,老李气不打一处来。

接着,我们又驱车到滨海大道断头处看看。新建的滨海大道很宽敞,因未贯通,因此路上没有来往车辆。水泥大道沿着海边向前延伸,快到一座桥时变成窄了一半的泥土路,土路过去几百米,一座大桥也建好了,但桥的另一边仍是泥土路。

“投资新能源产业,应即报即办,使招商项目尽快落地。这么拖着不是办法,总得给个说法吧!”老李告诉我们,公司规划建设的滨海大道一侧75兆瓦风电项目还在更远处,如果滨海大道修好了,他们的工程就能投入建设,建好后,将沿大道一侧绵延15公里,既能发电,又是景观工程。尽管遭遇波折,他仍然对这个项目“上马”充满憧憬。

风电项目是有利环境保护、改善能源结构的新能源绿色项目。国务院[2013]19号文已明确将风电项目审批权下放到各省市自治区,河北省按照该文件要求,下发[2013]1112号文件,将企业投资接入35千伏电压等级电网的风电项目下放到各设区市。据此,唐山市发改委完全有权核准该项目。

《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指出,“政府有关部门要制定严格规范的核准制度,明确核准的范围、内容、申报程序和办理时限,并向社会公布,提高办事效率,增强透明度。”

2014年12月出台的《河北省政府核准投资项目实施办法》明确规定:项目核准机关受理或者不予受理申报材料,都应出具加盖本机关专用印章并注明日期的书面凭证。项目核准机关应在正式受理申报材料后20个工作日内作出是否予以核准的决定。对于同意核准的项目,项目核准机关应出具项目核准文件并依法将核准决定向社会公开;对于不同意核准的项目,项目核准机关应出具不予核准决定书,说明不予核准的理由。

祥云风电项目经办人老李弄不明白:他们在一年多以前就通过滦南县发改局向市发改委申报项目核准材料,为何至今递交无门?

我们不禁要问:唐山市发改委作为项目核准机关,既不受理申报材料,又不给予明确回复,这样做对吗?又究竟是为什么?

责任编辑:李元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