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内地黑老大:两成有政界身份 一人倒台引政坛地震

来源: 新文化报 

[导读]坐拥四百亿元人民币财富的四川“黑老大”刘汉,近日走上了法庭。我们看看陈垚东以及其他商人给他的礼单就能够略知一二:2009年:陈垚东送给刘少雄200万港币,使自己租用的土地未被租用。

原标题:起底“黑老大”

坐拥四百亿元人民币财富的四川“黑老大”刘汉,近日走上了法庭。“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这一名词又一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串通投标罪,非法经营罪,敲诈勒索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妨害公务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窝藏罪,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

长长的起诉书背后,是一连串疑问:这类团伙如何兴起?如何逃过监管,在地下发展壮大并破土而出,披上合法的外衣?最终又如何走向末路,等待法律制裁?整理中国法院网(最高人民法院主管,人民法院报社主办)的“涉黑大案”栏目中,一年多时间里报道的40起涉黑案件,我们或许可以隐约窥见近年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发迹路线、罪恶勾当,以及国家保护人民利益、建设平安中国的决心。

摇钱树

1 攒家底

赌博业几乎成了“标配”

在许多人的心目中,赌场几乎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的象征之一,这种观念并非没有来由。从这40件案子中可以看出,时至今日,“赌场”依旧是大小“黑老大”们重要的敛财方式之一。而且相当一部分的“黑老大”,从这里赚到了第一笔钱。

身家四百亿元人民币的刘汉就是其中最知名的例子———在关于刘汉发家史的报道中,可以找到这样一句话:“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刘汉就伙同刘维在广汉开赌博机为主业的游戏厅,并以此起家。”

案例

西安“黑老大”靠赌博赚取1.2亿

可能有人会问,赌博业,会有多大的利润?

以下几组数字能让你有个大概的了解。

龙港“洪哥”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开设的赌场,经营一年零三个月后,非法获利就达到了200多万元。

广西近年涉案人数最多的黑社会性质团伙岑瑞意团伙,通过开赌场、然后用所得放高利贷的方式,赚取了非法收益超过600万元。

西宁“黑老大”文奎的赌场,每天在流动的资金一度能够达到120万元到140万元。生意人王胜才在这里前后输掉了130万元。

宁夏近年被扳倒的最大“黑老大”杨海,用以起家的同样是靠开设赌场等手段敛得的400余万资金。

更加触目惊心的是西安近年来端掉的最大“黑老大”王伟。他成立了一家名叫“陕西伟一实业有限公司”的企业,但是没有正常的业务收入,维持这个团伙运转的资金,主要来自于他开设的26家赌博游戏厅。从2008年至2011年,这些赌场收入金额竟达1.2亿元人民币,仅案发后,被冻结的资产就达上千万。2008年年末,他麾下的一家游戏厅的副经理,甚至曾将抓赌的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副局长砍伤。

责任编辑:张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