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私喂药事件:假资质能买处方药 监管为何失灵

来源: 新华网 

[导读]20日,湖北宜昌又曝出伍家岗金贝幼儿园违规给孩子喂服处方药。此前,陕西、吉林、湖北三地接连曝出幼儿园给孩子集体服用处方药盐酸吗啉胍,即俗称的“病毒灵”,人们不禁要问:药品监督、卫生监管、教育部门为何都没有拦住“病毒灵”的入侵?

20日,湖北宜昌又曝出伍家岗金贝幼儿园违规给孩子喂服处方药。此前,陕西、吉林、湖北三地接连曝出幼儿园给孩子集体服用处方药盐酸吗啉胍,即俗称的“病毒灵”,人们不禁要问:药品监督、卫生监管、教育部门为何都没有拦住“病毒灵”的入侵?

假资质没处方竟能买到处方药

据陕西西安警方通报,2008年11月到2013年10月,枫韵幼儿园冒用其他医疗机构名义,从4家医药批发零售企业先后分10次购进处方药盐酸吗啉胍共54600片。

而在湖北宜昌,馨港幼儿园园长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竟然能在药店凭医保卡一次性购入2000粒“病毒灵”。

假资质、没处方,处方药却能随便买到,漏洞究竟在哪里?

记者采访了解到,按照规定,医院、诊所、药店大量购药时,第一次需要向供货商出示药瓶经营许可证等相关手续,但是以后就不要再带整套手续了,这就给假冒正规医疗机构、药店资质购买大量购买处方药留下了空子。

湖北宜昌夷陵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则称,若幼儿园不具备医疗机构职业许可证,则不属于药监部门日常监管对象。该局副局长田圣羽说:“‘保健室’不是医疗机构,药监部门很难介入。”

而在湖北宜昌,记者调查了解到,当地一些小药店购药根本不需查看处方,只要给钱,处方药、非处方药都随便卖。知情人士称,经营药房必须要配备一名有资质的药学技术人员,但目前药剂师人才紧缺,很多药房都是花钱“租”一名药剂师的证“挂靠”在药店,平时人根本不在药店里,等到药监部门来人检查时,药剂师才会出现应付检查。

“正是因为卖药的人根本没有专业药剂知识,无知者无畏,所以他们才敢将处方药当普通商品卖。”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我不敢想象,除了病毒灵,其他处方药如精神类药物也这么随便能买到,被一些不法分子用来犯罪,那该有多可怕!”

保健室乱行医教育卫监双不管

记者调查了解到,多所涉事幼儿园均设有保健室,但保健室医生都没有执业医师资格。湖北宜昌夷陵区卫生局副局长王进称,幼儿园“卫生室”的开设门槛比保健室要高。卫生室要具备规划、场所和药品设备,还应有职业医师,具备给儿童用药的处方权;但保健室只有保健和防疫功能,所以从业人员只需获培训合格证即可,但保健老师没有处方权,一旦开药、诊疗就是非法行医。

一些家长表示择园时主要看重师资、环境,是否有“卫生室”或“保健室”并不在意。许多民营幼儿园也干脆放弃申请卫生室。教师摇身一变成为身兼数职的“园医”,为非法行医埋下隐患。

记者采访了解到,幼儿园保健室是教育部门和卫生监督部门“双不管”的盲区。

夷陵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谢大洪说,教育部门主要负责指导幼儿园教学工作,对幼儿园教学水平进行评估、年检,对收费、保教工作、教研等指导,无法监管幼儿园的医疗卫生状况。王进表示,卫生部门监管权限有限。被媒体曝光的幼儿园都未设置卫生室,有的只是简单设置了“保健室”。“保健室由卫生局监管,职责仅限于日常防疫。若违规使用处方药,卫生局无法对其监管。”王进说。

将看护孩子健康交给谁才靠谱?

2010年,卫生部、教育部发布的《托儿所幼儿园卫生保健管理办法》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应当将托幼机构的卫生保健工作作为公共卫生服务的重要内容,加强监督和指导。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协助卫生行政部门检查指导托幼机构的卫生保健机构。

记者调查了解到,湖北宜昌被查出给孩子集体服用“病毒灵”的幼儿园位于郊区。学生家长反映,从来就没有什么卫生服务机构到幼儿园给孩子做体检、打疫苗。

记者就此采访了夷陵区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询问辖区内孩子的健康档案和疫苗防疫是由哪个卫生医疗机构承担,医疗机构专业人员是否会给幼儿园的保健老师进行业务指导,他们对上述问题均没有回应。

“‘喂药’事件是一个系统性社会问题,民办幼儿园在社会办学的比重逐年增大,教育、卫生等多部门应统筹规范和管理民办幼儿园的发展。其中医疗机构理应承担守护孩子健康的重任。”华中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范先佐说:“但是三地同时曝出幼儿园违规操作、保健老师非法行医的‘喂药’事件,说明基层卫生医疗机构的失守和缺位。” (鲍晓菁 冯国栋 李思远)

责任编辑: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