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鄂尔多斯路在何方

来源: 金融时报 

记者 杨洋

“不行了”、“全都不行了”,6月18日,在鄂尔多斯(600295,股吧)某饭店内,面对记者的诸多问题,当地市民小张的回答简短而沮丧。

“你看看这间饭店,还有人来吃饭吗?”小张回头看着只有一两桌客人的饭店大厅。

为了吸引顾客,商家打出特价套餐、打折优惠的标语,不过效果并不明显。而就在一年多前,饭店的人气用小张的话说,“没到饭点,就已经客满”。

出租车司机李师傅的收入也在大幅下降,“现在一天能赚两三百就不错了,而这只是过去一半的收入。”

因“羊、煤、土、气”而著称的鄂尔多斯是我国资源型城市的极致缩影。资源让这座曾是内蒙古较为贫穷落后的城市,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就成为人均GDP超越香港,位居全国第一的地方。

然而好日子似乎总是很短暂,小张把“好日子”结束的时间定格在2011年9月份,他告诉记者,“放出去的钱,突然要不回来了,几乎一夜之间民间借贷链条就断了。”

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在鄂尔多斯,几乎家家都参与民间借贷活动,因此,资金链条断裂后家家都是受害者。

相关数据也在佐证这一点,2011年至2012年,鄂尔多斯市两级人民法院共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15600件,案件标的71.51亿元,涉案人数6000余万人。

民间借贷恶果难吞

6月19日上午9时许,位于鄂尔多斯杭锦南路的某大酒店一楼大堂内,七八位“客人”安静地围坐在一起。该酒店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是来讨债的,讨债的对象就是这家酒店的负责人。

像这样的讨债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不过由于当地民间借贷链条环节众多,似乎已经注定钱很难要回来。小张告诉记者,在当地,我把钱借给你,你再借给他,他再借给她,根本不知道钱最终借给了谁,到了哪里。

“人跑了,手机号码换了,钱不知道找谁要。”上述知情人告诉记者,放出去的30多万元到目前为止只要回14万元,其余20余万元估计是要不回来了。

一些欠债人也在主动或被动地偿还着部分债务。三辆加长版林肯车悬挂着某商场开业广告从记者眼前驶过。李师傅告诉记者,现在街上跑的豪车少多了,以前100辆车中就有三四十辆是路虎车,很多路虎车都被卖了用来偿债。

记者看到,在鄂尔多斯某二手车市场,一辆2011年产、原本价格在100余万元的路虎车,现在的售价只有50万元左右。“豪车变现快,所以卖的人也多。”相关工作人员介绍说。

因为放贷,部分人生活受到严重影响。相关研究结果显示,鄂尔多斯放贷人中的50%以上为本地征地农民、拆迁户,财富实现快、数量大,很多人缺乏理财经验,缺乏风险意识,往往把大量的闲置资金投入到民间借贷之中。

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危机发生后,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农民和拆迁户,部分农民和拆迁户拿到征地补偿款和拆迁款后,几乎全部用来放贷,没有房子和其他收入来源,生活十分困难。

“只有等待,希望政府能解决。”很多民间借贷受害者将损失弥补的希望寄托于政府身上。

在鄂尔多斯,几乎所有商业银行都在醒目的位置打出“抵制非法集资、共建社会和谐”、“珍惜一生血汗、远离非法集资”、“远离高利诱惑、切勿非法集资”等十分醒目的红色条幅。

当地某商业银行负责人表示,鄂尔多斯市不良贷款近两年大幅反弹,由于风险的不断积聚,银行出于对风险把控的考虑,已经放缓了信贷资金的投放。

然而一些民间借贷活动依然在小心翼翼地进行。“今年经济形势似乎缓和了些,停滞的民间借贷活动也有复活的迹象,但大家都比较小心。月息与过去比也不高,大概3分吧。”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

民间借贷吹起的“房地产泡沫”

有专家表示,鄂尔多斯的财富分配通过两个途径传递给更多人,拆迁补偿和民间借贷。不过由于缺乏可供投资的产业,富裕起来的人又将闲置的资金通过借贷或投资的方式,间接或直接地投入房地产市场。这也就导致房价不断上涨,房地产泡沫越吹越大。

鄂尔多斯的房地产市场如同一面“镜子”,清晰地照出这座城市的问题所在。2011年,鄂尔多斯预计新建住房面积超过2000万平方米,这意味着平均每天有近6万平方米的住宅推向市场。“房地产开发量远远超过正常需求。”某知情人断言。

2010年因空置率过高而引发广泛关注的康巴什新城,更被诟病为“鬼城”、“房地产泡沫的缩影”。

记者在康巴什所见:无论是气势恢宏的政府广场,还是设计精美、造型奇特的博物馆、大剧院、图书馆都无法吸引到人气。

在东胜区中心位置的一处名为“华府世家”的楼盘处外,“诚信如金、如约交房”的大型广告牌引起记者的好奇。“眼下很多在建楼盘都交不了房。”一位附近的居民向记者解释。

记者了解到,这个楼盘主力户型是500-1000平方米的平层大宅,2011年开盘时均价高达2.3万元/平方米,一期项目一抢而空。而如今单价降到1万元左右,但很少有人问津。

在东胜区,多个主体结构已经完工的项目,工地大门紧闭,不见进一步施工的迹象。当地某房地产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90%以上的在建楼盘项目处于停工阶段,不能交房。

“东胜区和康巴什新区住宅均价基本在四五千元/平方米,房价虽然降了,但仍然卖不出去。”小张告诉记者。

“房地产开发企业似乎还有底气,所以除个别高档楼盘外,降价幅度并不大。”当地某房地产开发企业负责人也告诉记者。

开发企业的底气或许来自于政府对于基建投资的热情,数据显示,32平方公里的康巴什新城,在2011年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完成195.64亿元,其中房地产(000736,股吧)投资完成87.4亿元,同比增加1.6倍。但当前的居住人口尚不足6万人,平均一个人头上的固定资产投资竟然高达30余亿元。同时,几座规模宏大的运动场馆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中,李师傅告诉记者,那是2015年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的场馆,政府就算再缺钱也会把场馆建起来的。

路在何方?

“钱要不回来怎么办”、“等政府解决”、“房子成了烂尾楼怎么办”、“等政府解决”,多位市民给出了出奇一致的答案。

然而政府的日子并不好过。鄂尔多斯公布的1-5月份财政收支数据显示,财政总收入同比降低15.8%,公共财政收入同比降低10.5%。今年以来,鄂尔多斯财政收入均为负增长,增速在内蒙古垫底。

虽然当地政府曾明确表示,到2014年末将2011年及以前所欠工程款全部还清。同时,债务总规模每年要缩减20%。但在采访中几乎被采访者都向记者提到:公务员工资都无法正常发放,政府不得不向企业借钱。

一方面政府的力量有限;另一方面受损企业和民众的投资思路依然没变。

拉动鄂尔多斯经济发展的动力十分单一且近乎畸形:依靠煤炭资源创造财富,通过民间借贷推动房地产业迅猛发展,持续的丰厚回报又加剧社会资金继续投向单一产业——房地产、煤炭行业。

当地很多人都十分肯定地告诉记者,今年冬天到来的时候,煤炭行业就会有起色,财富又会从地下源源而来。

在等待中,一些人找着自己的出路,但投资的方向依然是:房地产业。上述房地产开发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几位朋友最近在北京买了几千万的房子”,“我也在内蒙古其他地方继续做着房地产开发的生意”。

6月18日凌晨,某娱乐场所停车场依然有车辆在驶入。小张告诉记者,虽然轻松赚钱的日子一去不返,但无论是投资方式还是生活习惯都很难改变。

民间借贷资金链条断裂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在鄂尔多斯博物馆,登记簿上包括记者在内参观人数尚不足10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人气不行。某建材城内,一连几天没开张的李姓温州老板有了离开的打算,而在他之前,已经有大量外地人离开这座城市。

就在6月下旬,东胜区政府表示要在全区范围内开展包括民间借贷化解在内的“五大攻坚战”。提出“攻坚重点难点环节,逐步使难题解套,最大程度维护债权人的合法利益,全力促进社会和谐稳定。依法严厉打击逃避债务、恶意抵顶等行为,努力营造良好的社会秩序,健全民间借贷服务机制和平台,创新金融服务模式,引导民间资本依法合规进入实体经济,着力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责任编辑:丛培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