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艺术家:用毡帽改变世界回归自然

来源: 外滩画报 

    在青铜器时代, 厚实的毡帽被我们的祖先用来搭配正装礼服,堪称文明的象征。如今,英国艺术家芭芭拉·基尔用未经染色的闲置羊毛、温水和肥皂做出造型逼真的动物毡帽,把“变成动物,回归自然”的乐趣带给更多的人。

  基尔一家住在英国东萨克斯郡的刘易斯小镇,照片中四人头戴的白色毡帽取材自他们家附近山上的一群杂色绵羊

    芭芭拉·基尔的第一件毛毡作品是一条巨大无比的连衣裙,她钻在足有20平方米的裙身里表演

芭芭拉·基尔制作的带有巨大鹿角的羊毛毡帽兜

  芭芭拉·基尔制作的动物头饰陈列在丈夫理查德制作的小木架上,就变成了一件独特的毛毡雕塑作品

  “毛茸茸的大耳朵总能让我高兴起来,希望也对你管用。”抱着这样的心愿,英国艺术家芭芭拉·基尔(Barbara Keal)从 4 年前开始动手制作动物造型的毛毡帽子,迄今已经完成并售出了将近 500 件作品。

  在芭芭拉看来,做毛毡是一门简单直接的体力活儿,就是通过不断摩擦,把蓬松的毛压成理想的形状。在此过程中,除了付出人力之外,所需要的不外乎温水、橄榄油肥皂,还有羊毛。环保是芭芭拉热爱毛毡的另一个重要理由,她制作头饰所使用的绵羊毛和羊驼毛都是就地取材,运输环节也省了。

  打开芭芭拉的个人网站,首先映入眼帘是一张黑白全家福,照片上,芭芭拉与丈夫理查德·基尔(Richard Keal)以及他们的两个儿子都戴着绵羊造型的白色毛毡帽。芭芭拉和理查德是温布尔顿艺术学校的同窗,婚后两人在东萨克斯郡的刘易斯小镇定居下来。基尔家的后面便是一座山,是当地的自然保护区。这座山上生活着一群杂色绵羊, “它们看起来就像是野生的。”芭芭拉说,每当她离开人类社区,上山与羊群为伍,就会有“众生一家”的感觉。她很想穿戴上它们的毛,与绿茵茵的山景融为一体。于是,她找到牧羊人,对方很爽快地送给她大量羊毛,因为它们的质地略微粗糙,闲着也是浪费。她这才知道,羊毛的利用率其实很低,即便是上好的羊毛,也会产生大量浪费,“卖羊毛得来的钱往往还不够剪羊毛的支出。”就这样,芭芭拉有了源源不断的羊毛资源。她的工作室如今就设在山上,里面堆满了当地农场主送来的多余羊毛和羊驼毛,经过一番仔细的清洗和分拣之后,便可以用来制作毡帽。

  2010 年 9 月,芭芭拉第一次戴着自己制作的动物帽子参加伦敦的手工艺展览会,立刻就收到了热烈反响。这些帽子看起来栩栩如生,还被人误以为是用真正的动物皮做成的。当人们得知帽子全部取材自未经染色的回收羊毛时,都争相试戴和订购。她用 4 个月时间做出来的几十顶帽子,在参展第二天就一售而空。此后的半年里,她和丈夫以及一名助手马不停蹄地赶制帽子,但始终供不应求。

  2010 年年末,伦敦高级百货公司 Harvey Nichols 向芭芭拉订购了 12 顶“森林野兽”毡帽,用来装饰店内的国际男装部,后来,这些帽子还被摆进了 Havey Nichols 爱丁堡分店的橱窗。2011 年 3 月,芭芭拉制作的毡帽作为设计师欧莫·阿西姆(Omer Asim)的 2011 秋冬发布秀上的造型道具,亮相于巴黎时装周。这一年,她的毡帽还出现在哥本哈根时装周和东京时装周的T台上。

  作为环保主义者,基尔夫妇从来不坐飞机,他们曾在欧洲徒步旅行,如今,他们亲手制作的毡帽周游世界,到了许多他们未曾踏足的地方。

  2012 年末,他们完成了迄今为止最庞大的一项工作,为美国高街品牌 Anthropologie 位于纽约洛克菲勒中心的店铺展览空间制作一件装置艺术作品,为此,夫妇俩足足忙碌了四个半月。

  理查德是一位手艺精湛的家具工匠,在用东萨克斯郡当地木材打造粗犷风格的家具之余,他也经常做一些用来陈列动物毡帽的小木架。而这一次,他造了一面高达 19 英尺的木墙。墙的一侧是一间堆满粗糙毛毡的木结构小屋,就像芭芭拉的工作室。另一侧开了一扇门,可以看见里面有一些抽屉和柜子,其中摆放着许多毛毡动物饰品,指偶、帽子,乃至全套服装,顾客和参观者可以尽情试戴。

  人们戴上芭芭拉制作的动物毡帽之后,总会开心地咧开嘴笑,步伐也变得轻快起来,他们就像共同参与了一场公共行为艺术表演。“ 每当我戴着动物毡帽上街,总能在迎面走来的陌生人脸上看到微笑,这是多么宝贵的经历。”芭芭拉说,她希望动物毡帽的魔法在越来越多的人身上起作用,最终形成一个全球性的“动物社区”。想象一下,冬日的繁华街市上万头攒动:狐狸、獾、羊,麋鹿、野兔,希腊神话里的牛头怪,甚至于谁都叫不出名字的哺乳动物,放眼望去,就是一片耳朵和角的海洋。

  “毡帽可以改变世界吗?”芭芭拉大胆设想。只要你有足量的羊毛、温水和肥皂,现在就可以动手一试。

责任编辑:张晓宇